Primitive Bond Art festival

《元键艺术节》在六月六日正式在Center Point的棕榈广场、一千多位观众的见证下掀开序幕,赢得特烈的赞赏和欢迎,也为这个地方带来不一样的文化气息。
节目分成三个部分,艺术节创办人之一,也是沙巴首个现代舞团创办人刘伟义首先以‘舞蹈教育’讲座及示范,向观众阐明舞蹈的本质和发展,接着是冯焕晓,刘伟义和元子的《三人行》摄影艺术装置展的开始,然后才到《元键艺术节》的开幕仪式,以歌舞形式呈现给大家。
《元键艺术节》除了向大家展现嘻哈、现代、踢踏、歌曲等等耳熟能详的艺术表演形式,也破天荒的向亚庇的观众介绍了快闪、噪音、装置艺术等等新类型的艺术表演,以及各种艺术类型结合的可能性。《元键艺术节》的核心是在表演形式上与观众的互动,所以许多活动都必须寻求观众的参与。比如说冯焕晓的摄影装置艺术《生命的枝态》是人手制做的一棵树,摄影师必须为来参观的群众拍摄一张照片,摘下树上的‘叶子’撤换成当场拍摄的照片,来强调人类和地球的关系。再来有当场制做莲花的互动,主办当局邀请观众一起在现场制做三百朵莲花,这些莲花又会成为之后一支舞蹈的道具。《元键艺术节》的压轴好戏是《城市傀儡》(Puppet in the City),除了主办当局出动两百名舞者在现场表演傀儡舞蹈外,舞者也邀请了现场观众一起跳这支老少咸宜、即简单又好玩的舞蹈。城市傀儡算是快闪的一种舞蹈,来自不同阶级不同领域的人士相约在同一个地点跳同样一支舞蹈,主办当局用了相同的概念,一时之间,整个广场的人都在跳同一支舞蹈,场面非常壮观,一时无两,也在喧闹中落下帷幕。《元键艺术节》的开始可以追溯六个月前。鉴于婆罗洲策略性的地理及历史位置,加上热带雨林的灌溉,而衍生出多样性的物种,植物和动物。早期群居的原住民零散的分布在婆罗洲各地,从事各种捕鱼放牧耕种活动,和大自然融为一体,发展出色彩各异文化特色,也使得这片土地拥有她自己独特的文化和艺术。婆罗洲是世界第三大岛屿,占地七十四万三千三百三十零平方公里,接近一千八百万人口,沙巴和砂拉越贡献了其中35%,相当于600万人口。庞大的人口数字,加上丰富的民族色彩和优良的天然资源,可说从来不缺乏物质财富,甚至精神上,我们也非常饱足。人民生活在一片充满诗意的土地,享受着丰硕的文化资产,几乎每一天,身边都有让人们蠢蠢欲动的惊喜,而最令人民骄傲的,是民族与民族之间的和谐共处,各自的文化特色,相互拌合,水乳交融地发展成区域性独树一帜的文明。砂拉越年度活动《热带雨林艺术节》的成功,已证明婆罗洲拥有成为国际文化焦点的潜能。婆罗洲能接纳世界各地的文化韵味,将之过滤并融入我们的日常作息,而今,《婆罗洲文化》已经是生活吃喝玩乐的一部分,也是属于世界文明独有的特色之一。

上个世纪末,许多学者已经意识到,其实可以将婆罗洲文化提升至更高的水平和注入更深的内涵,然后展现到国际平台,让世界认同我们独特的文化特征,他们提出了所谓的《婆罗洲文化》思维,通过文学,舞蹈,摄影,手工艺,音乐等等,培育更高层次的艺术表演,以现代化的方法,重新包装我们的文化。所有呈现方式只是‘工具’,从原始文化中衍生和延伸,在保留传统文化核心价值的同时,以开放式和乐观的态度,看待文化发展。
现在,作为婆罗洲成员之一的主办当局,身为从事艺术工作者之一,同样也意识到他们的责任和义务,在这重要的关键时刻,在这股历史洪流中,也想要为这片土地贡献一些什么。
于是,《元键艺术节》就有了雏形。《元键艺术节》的重点并非文化交流,而是强调这片土地上的艺术及其特色,着重在艺术工作者的表现和成果多于他们的成就。他们想用一种现代艺术相结合原始文化的表现方式,来呈现及创造属于自己的文化。一个地方的文化和文明发展是息息相关的。少了心灵智慧的萌芽,物流的成长只会是畸形婴。在保有我们地方古老文化的同时,主办当局相信年轻一辈的新生力拥有无限的创意和活力,绝对有能力去开拓一种新颖和颠覆传统的新文化。颠覆传统并非反传统,而是在旧有文化中提炼出新的可能,进而蜕变成沙巴青年独有的文化特性,也就是我们所称的《婆罗洲文化》。
《元键艺术节》可说是一个革命性的文化艺术节,针对年青人的心态,尝试找到他们自己的思维模式。他们注重原创,原创是《元键艺术节》的必然元素, 当创作成为一种年轻人的新趋势,‘原创’才能让人成长,年轻人只有发挥自身的创意,融入自己的想法,当他们站到更高的舞台时,才能马上鹤立鸡群的显示出本土文化气息的与众不同。换句话说,《元键艺术节》不再制造名人,而是将目标设定得更遥远,塑造一个文化潮流。这个绝非好高骛远的心态,而是希望主办的活动能真正带给年轻人冲击,改革迂腐怠惰的想法,为婆罗洲的未来栋梁和社会文化尽一点绵力。
也许大家会问,他们所做的表演艺术,与传统文化充斥着矛盾与差异,是否拥有辨识本土的定位?有没有本土化意识的存在?主办当局声称当然明白本土化的重要性,因为“它”是衡量民族性的标准之一,本土色彩浓厚的文化特质记载了那个民族在历史中扮演的角色、地位和价值,在世界舞台绽放光芒时,可以让人马上了解到一个民族的根源。但是,文化同时也是时间洪流之中沉淀下来的智慧结晶,所谓的本土化也是一种结合了历史不同领域的大小齿轮,而堆砌而成的生活方式。其中,当然也包含了无数的“偶然”。
创作的意义便是将一个人,或一群人心中的想法,借用某种媒介和方法(唱歌、舞蹈、绘画、作词、谱曲、诗词、涂鸦等)呈现出来。将这一些人的心中思想整合,便可以形成一个文化雏形。广义的文化所诠释的是一个族群或者一个群体的生活心态和活动,而这些原创会慢慢雕模个人的行为举止,演变成不自觉的思考模式,进而拼凑成独有的文化特性。一个属于沙巴青年的独有文化特性。在这呼吁全球化口号的年代,我们何必去限制文化塑造的方向和理念?年轻人的思想模式所创造的新文化,或许有一天与我们历史渊源的文化交汇时,将激发一种意想不到的化学作用,形成一种新的潮流也不一定。我们又何必去限制创意的发挥?去谋杀年轻人的发现?
他们认为创新文化和保存文化同样重要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